任意门APP
任意门
扫码下载APP
任意门汇率:1 日元 = 0.0540 人民币

播出过半,让我们看看这季的十月新番表现如何?

好看的还是不少的

2022年11月25日 07:01:00
二次元/ 二次元置顶/ 动漫


在开播之前,今年十月新番就已经靠其豪华的阵容征服了不少动画观众。或许,将其称之为近五年来的最强新番季也不为过。


重磅续作、话题新作、创飞观众的泥头车(笑)应有尽有,任君挑选。我也算是久违地体验了一把“天天都有新番追”的乐趣。



现在,十月新番基本已经播出过半。不少动画都已经“图穷匕见”,撕开了最初的伪装,和观众们坦诚相待。


今天,就让我带大家一起来看看,这季“最强十月”目前的表现如何。



机动战士高达:水星的魔女


要问在本季十月新番中风评波动最大的动画是哪一部,那我觉得,这一殊荣非《水星的魔女》莫属。


在这部动画播出之前,它身上叠的buff就已经够多了:大河内一楼作品,高达系列正统续作,大河内还师承高达之父富野由悠季。


七月提前放出的序章,更是把大伙的期待值拉满了,天真无邪的四岁儿坐在高达驾驶舱里,一边“点生日蜡烛”一边嘎嘎乱杀,这场面实在过于震撼。



然而,在正式开播后,《水星的魔女》先是因为唐突百合展开而遭诟病。


有人说大河内这是在致敬自己的《少女革命》,有人还没从七月番的《石蒜》烂尾中走出来,看到和百合沾点边的剧情就犯PTSD。



播了差不多三集之后,再也没有人怀疑大河内老师要搞百合营业了,因为主动凑上来贴女主的可不止米奥利涅大小姐。


号称“三巨头”中的两人,伊兰给收监中的女主送饭,古尔再一次打输决斗之后直接跪地求婚。


她甚至还搞定了与宇宙居民不共戴天的地球宿舍,不仅自己住进了地球宿舍,就连她的“未婚妻”米米大小姐也能以宇宙居民的身份自由进出这里。



然后,《水星的魔女》就从《水星的百合》变成了《水星花园》、《水星的魅魔》。


来自水星的土妹子、小狸猫斯莱塔进入校园,因为各种机缘巧合让各路势力一见倾心,拜倒在她的风灵高达下。



到这时候,对《水星的魔女》的批评的重心变成“披着高达皮的校园恋爱剧”。


毕竟,在以往的高达“正统”作品里,高达,或者说MS(机动战士),一般都和战争这种宏大的命题绑定。


而在《水星的魔女》里,一群学生在校园里开MS决斗,决斗胜负的标准只是折断对方的天线,相比之下似乎有点“过家家”。



后面的事情,即使是没有看过《水星的魔女》的读者,估计也有所耳闻。


大河内只用一集的时间,就让观众们乐不起来了,之前还在欢声笑语讨论女主到底有几个男女朋友的乐子人,看过这一集后男默女泪。


UC高达的老粉回想起了用生命在卡缪的心上刻下伤痕的凤,原本很欢快的生日歌就此成为观众们心中绕不过的一道坎。



作为一个《鲁路修》、《罪恶王冠》、《革命机》全部看了个遍的大河内牌机战动画老粉,《水星的魔女》目前的表现尚未超出我的预期。


虽然大河内的许多作品被批评“烂尾”,但是,我还是挺认可大河内本身的剧本功力的。


我甚至可以这么说,即使大河内的作品翻车了,他的作品也比大多数平庸之作要好看得多。



当大河内给观众讲“校园故事”的时候,他绝对是另有所图的,这一点已经在他的既往作品中得到了充分印证。


他想表达的东西,肯定不止校园里那些男男女女间的情爱之事,他只是借助这种成熟的故事框架给观众提供乐子,吸引观众继续看下去。


这样,他才能图穷匕见,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思考,虽然,他那些为人津津乐道的“翻车”,大抵也是因为克制不住自己的表达欲。



说回《水星的魔女》这部动画,尽管这种“决斗”不像战争一样真刀真枪,不过,机战部分还是有许多值得玩味的细节。


例如“以胸抢头尔”这种只适用于决斗规则的小手段,还有古尔在第五集里驾驶近战机顶着对手的浮游武器虽败犹荣的冲锋。



人物塑造也很有意思,古尔从第一集的“下头男”一路靠吃瘪人气蹭蹭长,目前已经成为观众的“快乐之源”。


伊兰则在风评跌到谷底之后,以令人痛心的死亡铸就绝唱。


至于米米大小姐,我感觉她的定位逐渐变成“党争”动画中总是被观众迫害的“正宫”,浑身上下只有嘴是硬的(笑)。



而且,我觉得大可不必因为第六集,就将其从《水星花园》打成《来自深空》(neta《来自深渊》)。


风灵高达身上的秘密,也许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黑暗。


仅仅因为那些浮游炮看上去有人的意识,就像德林一样急吼吼地全盘否定“高达”技术,未免操之过急。



电锯人


和《水星的魔女》一样,《电锯人》同样也是一部在开播前就已经成了大热门的动画。


我依稀记得,从今年四月起,“《电锯人》动画定档”的小道消息就已经开始流传,“声优表”之类的假消息更是已经传出来好几版。



而目前已经播出过半的《电锯人》,最大的争议,也在这个“声优表现”上。


电次的声优在很多该“疯起来”的地方没能疯起来,日常的配音也有些棒读。日常棒读,只能说明这个新人声优尚需时间成长。


而看了访谈之后才知道,他没能“疯起来”的主要原因不是他身为新人的功力不足,居然是因为监督的嘱咐,属实是让我大跌眼镜。



除了声优表现之外,《电锯人》制作组成员在各种访谈和社交媒体上也屡屡传达出“完全按照原作漫画来有什么意思”之类的言论。


在动画中,他们也的确对漫画剧情进行了调整和删改,其中最显眼的一处,莫过于直接将肌肉恶魔战删掉了。



将漫画改编成动画,的确不能全盘照搬,我也不认为删掉肌肉恶魔战有什么问题。


在原作漫画中,这一战也只是为了初次向读者揭示玛奇玛“坏”的一面——让她说出“不听话的狗就要被杀掉”。


而动画将这段对话挪到了车上,并不影响观众对玛奇玛这个角色的理解。



如果漫改动画真的只需要照搬原作就好,那就不会有“惨遭动画化”的经典漫画,也不会有《辉夜》、《孤独摇滚》这种动画制作组超神发挥的漫改了。


那么,《电锯人》的动画在改编思路上有没有出问题呢?我认为还是出了点小问题的。



《电锯人》动画目前最大的问题,就像是电次的声优配音时遇到的问题一样——演出过于压抑,该疯的时候不疯。


这个监督让我梦回今年四月,看古桥一浩搞《间谍过家家》的前几集。


一个是把喜剧片整成正剧,另一个是把B级片整成文艺片。



《电锯人》的动画制作组似乎对各种意味不明的长镜头情有独钟,喜欢用长时间的特写来传达动画里人物心境的变化。


然而,《电锯人》里的这么些角色,在刚开始根本就没有这么多内心戏。


当然,他们喜欢整这种文艺风格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回忆杀还是整得挺好的:电次回忆中那个窝在墙角瑟瑟发抖的电锯狗实在是太可爱了。



而且,他们也不是不会整好活的。


例如早川秋和电次的“踢蛋”大战,那个响铃的配音,属实是让人隔着屏幕都感觉下体一紧。


我认为,藤本树的作品,就该多搞点这种夸张的表现手法,毕竟,他的作品最大的魅力之一,就是这种天马行空感。



《电锯人》的制作毫无疑问是不差钱的,不管是每集换ED的豪气,还是发挥稳定的画面表现,都体现了MAPPA对这个项目的重视。


动画也还没有改编到原作中剧情最为出彩的部分,而制作组和声优,或许需要的只是一个与藤本树的神奇脑回路磨合的时间。



秋叶原女仆战争


对我来说,《秋叶原女仆战争》就是一部类似于《佐贺偶像是传奇》的泥头车动画,创飞了我看了这么多年动画积累下来的一些“常识”。


这两部动画同样都是靠第一集的超展开惊掉观众的下巴,吸引观众继续看下去。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女仆》这动画前三集基本都是第一集同样的路数:主角组的女仆咖啡厅遇到大危机,然后靠岚子的武力一路无双解决问题。



“萌萌女仆化身黑道老姐拔枪割草”,这种展开我第一遍看会觉得新鲜,连续3集都是这个路数,我只会觉得腻。


而且,第三集里新入队的队友,一个白毛斯拉夫美少女也是个武力派,敢情你们以后解决问题全靠打架咯?


我打算再给《女仆》一集的机会,看完第四集再决定要不要弃番。



当然,我会在这里和各位点评这部动画,结果已经不言自明:第四集再一次超出了我的预料,征服了我,正如它剑走偏锋的第一集一般。


虽然第五集和隔壁《水星的魔女》联动的“阴间生日歌”以及第六集的怒涛展开也算好活,但最让我绷不住的还是这个第四集。


在我看来,这一集真正地脱离了动画中“女仆=黑帮”的换算公式,展现了更为广泛存在的一种社会现象。



女主所在的这个女仆咖啡厅,在集团中的业绩排名垫底,属于典型的混子。


所以,集团派了个教官空降过来,要来“亲切地指导她们”。这个教官新官上任三把火,首先就把原店长和吉祥物扫地出门了。


然后开始用各种毫无意义的服从性训练占用她们的时间——出早操、喊口号、合作完成雕塑……



包括女主在内的许多人就这么被规训了,不服管教的辣妹准备逃跑。


自由已经近在眼前,可是,当她从窗户探头出去,看到被扫地出门的店长正在翻垃圾箱找食物之后,她就缩了回去。



自由诚可贵,温饱价更高,要不是为了不流落街头,谁乐意打工受气呢?


我是真没想到,我能在这么扯淡的无厘头动画里,看到这样的人间真实,直接对我的精神造成了暴击伤害。


我不知道《女仆》这部动画后面还藏着些什么狠活,而这种开宝箱一样的不可预测性,正是这部动画最大的魅力所在。



在这个最强的十月新番季,有太多值得点评的动画,本文仅从中选取了三部,也是因为篇幅所限。


希望屏幕前的你,也能和我一样,在这个十月新番中邂逅属于自己的那份惊喜。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阿正说动漫


喜欢本文请记得扫码关注作者


阿正(1).png


喜欢

评论

加载中...
    还没有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