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意门APP
任意门
扫码下载APP
任意门汇率:1 日元 = 0.0490 人民币

这部童年神作,你真的看懂了吗?

动漫从来不是儿童的专属!

2023年11月07日 07:01:00
二次元/ 动漫/ 哆啦a梦/ 机器猫/ 野比大雄



在很多人的童年中或许都有过一个名为机器猫的好朋友,它有时候也被戏称为蓝胖子。相信幼时看过《哆啦a梦 新·大雄与铁人兵团》剧场版的观众亦不在少数,然而大多只剩下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除了铁杆哆啦迷以外,了解这部剧场版前世今生的人更是较少。我本次便就新旧两作剧场版的异同进行对比,力图从中探寻藤子·F·不二雄及其继承者笔下的科幻世界之一角。
《大雄与铁人兵团》(以下称《铁人兵团》)改编自藤子·F·不二雄原作漫画,大陆观众较为熟知的其实是11年的翻拍版,即《新·大雄与铁人兵团》(以下称《新铁人兵团》)。早在1986年,该作便已由芝山努导演改编为动画电影,署名脚本、负责动画编剧工作的,正是藤子不二雄本人。《铁人兵团》讲的便是大雄与哆啦a梦无意间捡到了机器少女莉露露遗失的巨大机器人,从而得知铁人兵团侵略地球的计划,一行人共同拯救世界的故事。故事结构较为简单,其细节部分却颇丰,伴随着大量sf元素的引入,故事巧妙地融入了科幻题材常见的“机器人被创造的初衷”以及“机器人的人性”的问题。



《新铁人兵团》则设计了一个新的萌系角色以取缔旧版中玩具机器人的戏份。在保留了原作整体框架的基础上,更偏向于强调冒险中结识的“伙伴”与同伴之间的“羁绊”这样在少年漫题材中较为常见的主题。不论是《铁人兵团》还是《新铁人兵团》,他们的结局都是相仿的:在战争中觉醒人性之心、帮助主角团一行人拯救世界的少女机器人莉露露,修改世界线后自己也一同消失。最后重新出现,在男主等人的视线中,化作天使,隐没于一望无边的天际。然而当大雄欣喜地奔走相告之时,观众耳边响起的却是“试着一滴眼泪也不流下地大哭起来,昨夜想起你的时候泪水无数次滑落”这样的悲伤。



动画全片无时无刻不在塑造着想要发动侵略的外星机器人的残忍,甚至于连自己手下的莉露露都不肯放过。现如今已经略微知晓战争是如何残酷的一件事情的我们,真的能同大雄一样那般自然地接受莉露露的复活吗?也许,这部作品想表达的远远不止孩童时的我们所理解的那些。拥有一个大号robot这件事无疑是大多数男孩的童年幻想,甚至对于很多中年男人都是一件很cool的事情。在故事的开始,大雄只是将无意中捡到的巨型机器人当作是一个大号玩具,用来同两位玩伴炫耀、玩耍以及泡妞。然而这一切都在静香误操作射出毁灭激光的那一瞬间改变了:



这个巨大的机器人,不再是《机动警察》中神班长手中可以肆意把玩的属于不想长大的老男人的玩具,甚至不再是太田手中会造成少许公共财产损失的维和执勤用品。而是变成了富野由悠季笔下的,足以被某些人利用以草菅人命的,一个不折不扣的战争机器。新版因为彼时如日中天的sunrise的一些人员的加入,导致机设看起来完全就是一副高达的模样,同旧版大相径庭。这段情节却不曾做改动,由旧版原汁原味继承至了新版中。新旧两版在大致情节脉络上差别不大,然而其所表达究竟有何区别呢?我们不妨由两版细节上的差异入手。在旧版中有这样一段情节,莉露露为了寻找遗失的机器人,在哆啦a梦的经典空地上找到了打闹的胖虎、小夫两人询问其下落。



      莉露露离开后,小夫讲了这样一句台词:“这么晚了还在外面走来走去的女孩子,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样的女孩子才会做坏事,很想看看她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日本的未成年人,尤其是女性在夜晚外出是会被警察劝诫回家的。耐人寻味的是小夫的后半句,即“很想看看她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在故事的设定中,铁人兵团是由机器人自我进行繁衍的,莉露露亦不例外。她在初次降临面无表情用雷霆击毙了北极的白熊,缺乏人类情感的她仿佛是只为了奴役人类而生的战争机器。旧版中小夫关于父母的恶意揣测直指莉露露所在的机器人种族的教育问题——铁人兵团所代表的机器人种族,是缺乏“大雄所处的人类世界”的常识的。前文提到过,新版将旧版小夫所持有的玩具机器人密克罗斯这一角色删除,取而代之的是巨型机器人本身的意识“比波”。在新版最后比波挡住射向大雄的子弹,是二人羁绊的实质化体现。屹立于大雄身前的高大身影,使得“羁绊”这一主题在此刻达到巅峰。


img_2344.png


     “羁绊”,正是新版想要突出的主题,而这是旧版着墨较少的。旧版想表达的主题,则可从新版被取代的密克罗斯这一角色略知一二。密克罗斯是哆啦a梦用未来造物对玩具机器人进行改造,诞生智慧的结果。同为机器人的他却对战争和毁灭兵器畏惧得不行。如果将这点同前面提到的教育问题放在一起进行思考,也许就能对旧剧场版所想表达的内容有更深一步的认识。
铁人兵团所在的机器人种族经历了同现实世界人类社会发展类似的历史进程,最后走上了殖民人类的道路。而“大雄所在的世界”中,机器人同人类和平共处,互相帮助,是人类最好的朋友。相比之下,铁人兵团所在的机器人种族的历史和思维方式同现实世界的人类是何等的相似。而大雄同哆啦a梦所在的世界,是多么美好,多么乌托邦一般的愿景。



哆啦a梦曾经所处的世界,“大雄世界线的未来”,则可视为是一种“乌托邦的延续”。铁人兵团们强烈的侵略与破坏的欲望,以及残忍手段,并不是因为他们是机器造物所致。而是因为他们拥有了“人类的历史”。在战争,侵略与被侵略,奴役与被奴役中成长起来的一代接一代的机器人,缺失了人类父母对其的教育,丢却了人性中的真善美。



于是逐渐沦为制造杀戮与战争的机器,陷入了“将人类全部殖民,人类是劣等种,是机器人的奴隶”的极端侵略思维中。
而剖下机器人这层外壳,旧版《铁人兵团》所表达的,是不二雄老师对战争这一行为本身的反思,对人类社会进程的思考,以及,对现实世界上演着同样戏码的“肮脏的大人们”的无比失望。不同于新版的哆啦a梦出现在学校来找大雄,在旧版中,见到天使的唯有男主一人。



      当大雄同伙伴们分享时,小夫的一句“你是不是看错了?”似乎将结局昭示——天使的复活,似梦非幻。即便成年人的世界污浊不堪,也不妨碍创作者给予观众们童话般的美梦。选择相信,也许这便是这部作品想要告诉我们的。或许也是独属于所有喜欢动画片、未曾长大的,成年人的珍宝。




本文转载自:阿正说动漫

以上图片来源:阿正说动漫


喜欢

评论

加载中...
    还没有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