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意门APP
任意门
扫码下载APP
任意门汇率:1 日元 = 0.0488 人民币

一部不到2小时的剧场版动画,其余音回响了30多年

一部经典的高达作品

2022年09月12日 07:01:00
二次元/ 二次元置顶/ 高达/ 动漫/ 日本亚马逊商品/ 二次元首页商品专题


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常青树IP,《高达》这个系列作品中从来不缺佳作与话题作。


而本文的主角,则是这其中的佼佼者,这部于1988年上映的剧场版动画直至今日在高达粉丝群体中依然有着极高的知名度和口碑。



2021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公开展映了两部《高达》系列的剧场版作品,其中一部是最新的《闪光的哈萨维》。


而另一部就是本文的主角——《逆袭的夏亚》,一部33年前的老作品能和最新的剧场版动画同台放映,就足以见其在高达粉丝心中的地位。


阿姆罗和夏亚在《逆袭的夏亚》中所使用的MS模型“牛高达”和沙扎比,也一直是万恶的万代经久不衰的摇钱树。



一部时长还不足两个小时的剧场版动画,其余音为何能回响三十余年而不止?


这部作品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能让无数高达粉丝坐飞机去上海、买天价电影票只为在大银幕上看到它?


今天,就让我带大家走进《逆袭的夏亚》(以下简称《逆鸭》),走近UC纪元传奇二人阿姆罗和夏亚的落幕。



作为一部动画,《逆鸭》首先在音画表现上就已经做到了尽善尽美。


它并不像同时代的《王立宇宙军》那样每一帧画面都弥漫着“匠”的气息,《逆鸭》给观众呈现的是一种成熟的优秀制作。


在细节上吹毛求疵只会导致工期爆炸、经费爆炸,最后自己爆肝进医院,投资人当了纯纯的冤大头,成熟的动画监督必须要学会做取舍。



《逆鸭》的制作资源向机战部分做了一定的倾斜,所以,在这部剧场版中,我们可以看到各种精彩的“高达狗斗”桥段。


这些桥段,一边让观众看得直呼过瘾,一边也坐实了阿姆罗“最强驾驶员”的称号,这是一个坐在驾驶舱里就绝对不会犯错的男人。



驾驶落后的灵格斯差点击杀了驾驶新锐机体的强化人、调高光束步枪出力、远远地放两枪让敌人误以为有战舰支援……这些都只是基本操作。


面对多个强敌的包围,阿姆罗也能临危不乱,还能步枪精准点掉对方的浮游炮、丢火箭筒骗锁定、急中生智用浮游炮构建防护罩。



双主角之间的对决,更是强强对决。两人几乎拼完了各自机体上的所有资源,最后只能拔出光束军刀相互劈砍。


在一年战争的最后,两人在吉翁公国的要塞里狭路相逢,以血肉之躯击剑;现在他们开着UC0093年最先进的MS,在宿命缠绕的阿克西斯上击剑(笑)。


夏亚的失败,也仅仅只是棋差一招——因为能源不足,本来应该把牛高达劈开的一剑最终只在对方身上划开了一道口子,然后就被拽住了动力管。



除了优秀的机甲狗斗戏,《逆鸭》的音乐也是一大亮点,片尾曲《Beyond the Time》是当之无愧的神曲、“宇宙基曲”。


在阿姆罗和夏亚一起在阿克西斯的闪光中消失后,这段悠扬的旋律适时地插入,歌词字里行间都是这两位传奇人物间的“恩怨情仇”。


据说富野监督亲自提出要求“要写阿姆罗和夏亚之间的歌”、“就把他们当成恋人那样去写”。



插入曲《Sally(出击)》我个人也很喜欢,这支插入曲实际上是新吉翁国歌的变奏,宇宙移民自发地为夏亚总帅唱过这首歌表达他们的爱戴。


然而,同样也是伴随着这支曲子,无数王牌驾驶员慷慨出击,然后一去不复返,化为阿克西斯旁的宇宙尘埃。


《逆鸭》中的这场战役简直就是“ACE绞肉机”,所有出击的王牌驾驶员,包括阿姆罗和夏亚在内,几乎全员牺牲,无一幸存。



说完了制作,咱们再来聊聊《逆鸭》能够为无数高达粉丝津津乐道这么久的另一原因——那就是梗多。


即使是没有看过《逆鸭》的观众,在acgn论坛摸爬滚打久一点,多半也见过一些夏亚有关的梗图。


而在这些梗图中,夏亚往往会对着特别年幼的小女孩叫“妈妈”。



夏亚的“妈宝”之名正是起源于《逆鸭》中他与阿姆罗最后的对话,此时两人都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说话也不藏着掖着了。


阿姆罗直球辱骂夏亚“你这样的人为何气量如此狭小”,作为回应,夏亚吼出了那句让他“身败名裂”的名 言 警 句:


“拉拉·辛是有可能成为我母亲的女人!亲手杀了她的你有资格对我这么说?”



除了这个最广为流传的梗之外,《逆鸭》中还有不少令人绷不住的名场面。


例如强化人邱尼以阿姆罗队友的性命为威胁要求他解除武装,阿姆罗老老实实地把浮游炮解除,结果邱尼把牛高达的浮游炮给认成了散热板。


他以为阿姆罗这厮在丢散热板迷惑他,恼怒撕票,然后被浮游炮打了个措手不及。



虽然《逆鸭》中不乏这些让人绷不住笑场的梗和名场面,但是,这个故事的基调其实是很沉重的。


在《Z高达》中壮志未酬的夏亚走向极端,悍然发动阿克西斯坠落作战,以此彻底破坏地球圈的环境,根绝腐败的地球联邦存在的根基。


为了阻止他,老大不小、个人生活美满的阿姆罗不得不再次坐上高达,与他决一死战。



《逆鸭》中的夏亚,其自身的矛盾就几乎足以将他撕裂。


为了成为新吉翁总帅,发动阿克西斯坠落的作战,他不得不成为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模样——慷慨激昂地演讲博取民众好感,与上位者虚与委蛇地交涉。


底层的宇宙移民爱戴他,将他这个吉翁·戴肯的遗孤、战争英雄视为希望,可那些在他背后支持他发动作战的大佬又是怎么想的呢?



虽然《逆鸭》中对这方面没有太多明面上的描写,但从他身边的幕僚对他私生活的八卦中便可见一斑。


“总帅梦里都在念叨拉拉的名字”、“他是因为拉拉迷上了阿姆罗才发动这场战争”……


也许,在这些人看来,所谓的新吉翁总帅,不过是一个好用的跳梁小丑罢了。



夏亚自己想必也是清楚这一点的,在《Z高达》中,他就已经见识过支持奥古的财团大佬飞扬跋扈的模样。


他们这些因共同的理想聚集在一起、以侠气和醉狂的心态战斗的战士,在那些人眼中不过是一颗用来扳倒对家的棋子。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发动这个足以构成“反人类罪”的作战呢?


这里面有私人原因——他暗中把精神力骨架的技术泄露给阿姆罗,让他开着与自己相称的机体出来与他决一死战。


同时,他也想以这种方式与自己的过去告别,让这颗承载了自己无数愉快的、不快的回忆的阿克西斯,在怦然一撞之后彻底毁灭。



这里面也有更为宏观的原因:在《Z高达》的最后,他对地球联邦彻底绝望了,奥古的浴血奋战,最后只换来一场空。


赶走了提坦斯,地球联邦对宇宙移民的压迫依然不减,接着奏乐接着舞。


夏亚不清楚一个更好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可他知道现在的联邦烂透了。



然而,无论他有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他的这种行为正如阿姆罗所批评的那般,将他“高高在上地俯视其他人”、“看不起人”的态度暴露无遗。


夏亚降下的阿克西斯,和《圣经》中上帝用来毁灭索多玛和蛾摩拉的天火本质上没有区别。


凭着自己的善恶判断,为“恶”的摇篮降下名为毁灭的制裁。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夏亚已经把自己置身于“上帝”的位置上,这也就是阿姆罗所批评的“高高在上”的含义。


只不过,夏亚自己真的有资格把自己摆在这个位置上吗?


成为总帅的他已经和他曾经最讨厌的那些野心家无异,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就连一个天真无知的少女的好感都要拿来利用……



阿姆罗批评他“高高在上”,而他则不满于阿姆罗“只是成为一个驾驶员”。


他总觉得,像阿姆罗个人能力这么强的人就该出来和他一起搞事,一起高高在上地俯视他人。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甘心成为联邦的一颗棋子。



夏亚有着明确的目标,为了目标而不择手段、不惜牺牲一切;阿姆罗似乎没什么目标,他只是很擅长开高达,也不乐意看到夏亚毁灭世界。


虽然《逆鸭》的结局当然是阿姆罗的胜利,阿姆罗在决战中击败了夏亚,靠着精神力骨架引发的奇迹将阿克西斯推了回去。


但是,从长远来看,夏亚的论断似乎又有点道理。


在阿克西斯下闪耀的人心之光终究只是昙花一现,他们的后继者哈萨维一样倒在联邦的枪口下。



富野监督自己的态度究竟如何呢?我们其实可以从两人最后的对话窥见一斑。


他们俩在阿克西斯下达成的“终极的相互理解”引发了精神力骨架的共振,从而创造了奇迹,拯救了地球。


可是,这俩人的临终遗言,和其他自我牺牲拯救世界的英雄比起来,多少沾点丢人。



夏亚总帅自不必说,一句“拉拉是能成为我母亲的女人”让他在表情包里被迫害到现在。


阿姆罗也是重量级,直到夏亚把这话挑明了说,他才恍然大悟似地说了句“母亲,拉拉吗”。


两个人最后既没有争论理想与正确,只是说起了那个令他们魂牵梦萦十余年的女人。



在旁人看来,他们毫无疑问是引发奇迹的英雄,在精神力骨架共振的淡绿色光辉中,两人升华为一种符号。


富野安排这番“丢人”的对话,是在观众面前破坏、解构了这种神性。


即使有着NewType的理解力,藏在心底最深处的这些见不得光的话,最终还是只能靠语言传达。



没有人是完美无缺的,纵使是被后人追认为英雄的人,也有自己的污点和不堪。


然而,正是这么一群不那么高尚也不那么正确的人,创造了绵延至今的历史,在这历史中亦不乏为我们这些后人津津乐道的“人类群星闪耀时”。


我想,学会接受自己与他人生而为人、人非圣贤的事实,正是阿姆罗相较夏亚更加成熟的地方吧。



正如片尾曲的名字“超越时代”一般,《逆鸭》是一个在任何时代都值得被拿出来品味的好故事。


这是一个关乎理想主义、现实主义、男人间的恩怨情仇、生存还是毁灭、再加上一点“奇迹”的故事。


荧幕里的阿姆罗和夏亚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荧幕外的我们,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阿正说动漫


喜欢本文请记得扫码关注作者


搜狗截图20220830112542.jpg


喜欢

评论

加载中...
    还没有评论

    大家都在看